20130320壹週刊採訪01  

壹週刊》榮一旗袍針線展風華
文/謝祝芬 攝影/林玉偉

能用雙手丈量林志玲的身形,該要讓多少人羡慕又嫉妒?手工縫製旗袍五十多年的許榮一,就一手掌握女神的曲線密碼。

出身雲林鄉下的他,傳承自江蘇師傅畢松林,手藝硬是讓上海幫客人也認同:在訂製服裝興盛的年代,他奔波於布行間,客戶不只費玉清姊弟、黃任中身旁的女人們,更涵蓋世界小姐、美國影星。

雖然旗袍已被成衣擠出市場,但他始終守著上海傳統款式。雖然慨嘆歲月不饒人,但重新受準新娘們的賞識,讓半退休的他老驥伏櫪,繼續為女人的溫婉典雅穿針引線。

收音機傳來廣播點歌節目的熱鬧聲響,正在燙布料的「榮一旗袍」師傅許榮一,跟著旋律哼唱,並說道「當初看台北人攏穿甲趴哩趴哩,我就想:哪來去台北學做衫,可以學功夫,又擱可在屋內聽拉哩歐(收音機),嘛是抹歹!」

藝人名模皆主顧

這個念頭,讓他在十八歲離開故鄉雲林,經親戚介紹進到江蘇師傅畢松林所經營的「大香檳馬褂旗袍」當學徒。五十多年過去,他已從當年那個幫師傅與師娘洗衣、煮飯的小夥子,蛻變成替林志玲、許瑋甯名模縫製旗袍的老師傅。

「幫多少名人做過旗袍、馬褂?早就記不得了!費玉清、費貞綾的唐衫,陳莎莉演出「花系列」的旗袍,還有黃任中身旁的徐貴櫻、小潘潘、陳寶蓮、我都做過。」許榮一說。

他閉起眼睛,在腦海中尋找過往:「一九八三年美國片《太空仙女戀》女主角芭芭拉.伊頓來台,我也幫她做過旗袍;還有,想不起來哪年的世界小姐在以台灣舉辦,遠東董事長徐旭東也特別找我到國賓飯店,一一幫各國小姐量身。」若套句時下火紅的《後宮甄嬛傳》用語,穿過他縫製的旗袍明星佳麗真是「多了去了」。

江蘇師傅傳技術

名氣背後,許榮一有著不為人知的艱苦出身。「我八歲就要放牛吃草,十六歲父親過世,便輟學打零工。」他每說就心酸:「那時的貧困,想來也擱會艱苦!」他還記得,早年裁縫學徒每月薪水只有四十元,他存了又存,大半年終於達成「賺錢後第一件要做的事」-帶著唇顎裂的弟弟到雲林鎖上去「補嘴」。

三年四個月的學徒歲月裡,許榮一白天學做旗袍,晚上窩在工作檯上睡,「我一個南部庄腳囝仔,要跟江蘇師傅學藝,頭一個問題就是語言不通。因為聽不懂師傅、師兄的腔調,不知道被罵多少回,因此總是自我提醒,凡事都得更謹慎勤快。」

他從師傅手上學到的是上海式旗袍做法,「旗袍大致分為北京與上海式,北京式即清宮劇中的旗女裝,樣式為直桶、寬袖;上海式則是一九二○年代,吸收西方立體剪裁改良而成,胸線、腰身明顯,穿來更為婀娜多姿。」

一般師傅一天約可做二件旗袍,但年輕時的許榮一往往一天只能完成一件。「沒法度,我太龜毛了,從量身、裁剪到縫製,每個步驟都想做到精細。」也因此,他縫出的旗袍挺又服貼;遇上重要的客人,畢松林又分身乏術時 就由他上場代打。

出身台灣客認同

「五、六○年代,衣服幾乎都是訂製,外省太太連炒菜都穿旗袍,台北市博愛路上聚集鼎新、九倫等二十多家布行,得從早上十點營業到深夜十一點半,才足以應付。」

當時,布行都會和一、二家旗袍坊特約,客人買布後若有需要,便通知師傅到場為客人量身,再拿回工作坊縫製。

最初這項工作由畢松林擔任,漸漸則由許榮一騎著鐵馬周遊於各布行間;遇到換季或過年前,一天要跑三、四家布行,連吃飯時間都不得閒。

曾有客人聽許榮一滿嘴台灣腔,不客氣質疑:「怎麼不找上海師傅來幫我做?」他不動聲色地回:「妳先做做看,上海旗袍不見得只有上海人才做得好。」幾天後,客人半信人疑來試衣服,立刻對這位台灣師傅刮目相看。

但一九八○年代起,西洋服飾流行,婦女紛紛改穿洋裝,穿長袍的男士也少了。許榮一用一句話形容:「台灣人攏乎外國人「偎到」(傳染),攏改穿便裝。」

堅守傳統拒改款

一九九○年代,大香檳的旗袍師傅已從原本的十多位,縮位四位。「成衣更盛行了,訂做衣服的人更少了!」沒多久,年邁的畢松林退休,許榮一以「大香賓」為店號傳承經營,後又改為與自己同名的「榮一」,繼續和師弟許義熇用針線延續師父的手藝。

獨自撐起店鋪後,許榮一的主客多由過去合作的布行介紹,或是仍習慣在喜慶宴會穿旗袍、馬褂的老輩。當然生意大不如前。有人勸他做時裝旗袍,他都斷然拒絕:「時裝旗袍會把拉鍊放到背後,下擺也寬鬆,我不習慣!」在他眼裡,花樣、料子、開襟可變化,但版形就是得胸線挺立,拉鍊開在側邊,下擺順勢收合,才能展現女性的玲瓏身材。

「因日本雜誌報導,一度訂製旗袍的日本客比台灣人更多。」還好,與布行合作打下的人脈,讓他仍會接到拍戲或活動、秀場的訂單。除了二○○八年替林志玲量身訂製代言金馬醬影展的旗袍,二○一○年也為許瑋甯參加徠卡相機發表會,縫製一款前胸後背皆配紗鏤空的短版旗袍。

顧客圓夢訂嫁衣

能雙手丈量男人心中女神林志玲的身形,可真是羨煞人啊,許榮一卻幽幽地說:「我只惟恐丈量有出入,讓旗袍不合身。」一如保護其他客人的隱私,任憑旁敲擊,仍難從他口中問出更多女神的曲線密碼。

拜網路所賜,許榮一為林志玲、許瑋甯縫製旗袍的消息受到注意,不少準新娘找上門訂製文定或婚宴禮服。剛於三月結婚的黃小姐就說:「小時看媽媽衣櫃裡有件類似的禮服,一直夢想當新娘時也能穿上,許師傅讓我圓了童年夢想,且他做的旗袍手感好,穿起來合身卻又不緊繃。」

採訪這天,有二、三位客人來試新裝。奇妙的是,原本牛仔褲、長靴打扮的時尚女子,換上旗袍、踩上高跟鞋後,動作立刻變得嬌柔溫婉 身材曲線更加玲瓏有致,活脫是從五、六○年代走出來的女子。許榮一邊協助調整邊說:「高矮胖瘦不是問題,只要旗袍線條對了,肥胖型的女士也可穿出氣派。」

年輕學子來拜師

也正是這份魅力,讓許榮一的徒弟李威樊甘心放棄到美國讀書,改當學徒。才二十一歲的李威樊頗有想法:「書以後還可以讀,但手藝精湛的旗袍師傅未來恐怕很難有了。」這一說,倒又讓許榮一師傅一興起感嘆:「唉!歲月不饒人,我和師弟就像半退休的二隻老鳥,把旗袍當藝術品,做做老人工而已。」孩子都是上班族,難有年輕人願意學,他就教了。

收音機再次傳來歡唱聲,許榮一又忘情唱起歌手羅時豐和張秀卿的《不甘你哭》,他的表情似笑非笑,「過去我常叩應到電台唱歌,現在電台被抄光了,只好改到天良電視台唱現場。」

他神秘兮兮地說:「在『空中』,我有個代號叫『雙喜』。」也巧,他手上縫的那塊大紅布上,也印了一個個喜字。

雖然縫的是上海旗袍,唱的是本土台語歌,經過他一針一線慢慢穿引,原本不太搭的兩碼事,竟然有種莫名的契合。

20130320壹週刊採訪02 20130320壹週刊採訪03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榮一唐裝(褀)旗袍(中国服とチャイナドレス專門店)

許家小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