蔣夫人旗袍美學展風華/華曉玫
【1997-3-22/聯合報】
蔣宋美齡女士今年過一百歲生日,她傳奇的一生再度引起世人的好奇。如果不提那些跟她一路過來的歷史性事蹟,她最令人難忘的,應是那數十年不變的優雅氣質與雍容行止。而她個人獨到的旗袍美學,則可說是襯托她的一枚特殊的印記。

翻閱蔣夫人歷來照片,不難發現:除了戰時需要、她穿過長褲之外,其他公開場合她幾乎一律穿著旗袍。大約民國四十年左右開始,可以明顯看出她的旗袍逐漸從一字襟、大圓襟等不同款式,趨於偏向單一選擇──雙大圓襟式樣的旗袍,也就是立式小圓領領尖向兩側開襟的一種款式。

曾經為蔣夫人做過兩件旗袍的浙江老師傅俞秀椰證實了這點:蔣夫人偏愛穿著雙大圓襟款式的旗袍。他還透露了蔣夫人旗袍美學的一項玄機,那就是:她老人家自己有各式各樣的珠寶套釦,旗袍師傅只要縫上一般盤扣,她在穿著時,會根據整體搭配決定用什麼釦子。如果她戴的是珍珠耳環,那麼出現在她旗袍衣襟上的一定是珍珠套釦。倘若她的耳環是金質的,那麼套釦就是金色的。此外還有綠色、粉紅或其他顏色的寶石選擇。

從蔣夫人平日裝束看來,她對於對稱美學想必頗有心得。她不僅獨鍾對稱式的雙大圓襟,盤釦也是一邊一枚(領尖還有一枚)。有時旗袍上加了件外套,領子上的別針也是一邊一枚,對稱出屬於她個人的穿著品味。

六十幾歲的俞秀椰說,他做旗袍已經五十載了。在台灣的上海旗袍老師傅當中,他算是較年輕的,也是如今少數碩果僅存者。前年有人拿著兩塊漂亮綢料、和蔣夫人的旗袍去找他,要求依樣做兩套,一件是素面暗紅色調,一件是咖啡底小花。

「以前她有固定的上海師傅幫她做旗袍,多數都是緄邊襠條的做法(一種做工很複雜的滾邊方式),後來那位師傅老了,不能做了,她才找其他師傅做,不過就只做單緄邊了。……不知道她前年在美國國會演講是不是就是穿著我做的新衣。」他開心地談著為蔣夫人做旗袍的事,語氣裡透著一份與有榮焉的興奮。

俞秀椰憑記憶所及指出,蔣夫人對旗袍講究的是合身舒適,要求裁縫不開肩、不接袖。此外,她幾乎不用花稍的裝飾,如花釦或如意紋等,緄邊線條則都細膩而簡單。

由於旗袍已是蔣夫人如影隨行的一種特徵,她也成為目前服裝設計學系教學時的典型範例。例如,實踐服裝設計系有開旗袍課程,每每老師提起雙大圓襟的款式,總要提到蔣夫人最偏愛這種民初就有的式樣。

雖然旗袍是中國傳統服飾,但蔣夫人塑造出的旗袍美學,卻讓台灣現代時裝設計師也打心底讚嘆。設計師呂芳智印象最深刻的是蔣夫人對色彩的敏感度──從上次她回來出席十三全所穿的白底黑紋旗袍,到這次她在美國接見台灣祝壽團時,所穿的綠色旗袍搭配黑底酒紅絨質外套,在在令他驚豔蔣夫人對於配色的獨到品味。

呂芳智認為,蔣夫人懂料子,她所選擇的圖案花色都很有格調,即使是大花,她選的圖案也很大方。此外,他很欣賞蔣夫人的整體搭配觀念,從飾品、外套、皮包到鞋子,在不同的場合,都配得很得體、而又具有她個人的風格。

例如在戰時,她穿著一件簡單優雅的旗袍,上面搭一件風衣,不僅不突兀,而且還很有樣子。

除了風衣,蔣夫人的旗袍搭配過西式合身外套、卡地根圓領毛衣外套、波麗露短外套、皮草等,可以說是第一個賦予旗袍現代精神的中國女性。

呂芳智指出,蔣夫人穿旗袍會那麼好看,固然是因為旗袍十分精緻優美,其實她的儀態也影響「加分」。或許是由內而外散發的氣質作用,「不論她是坐著、站著、或是跟人講話,她的姿態永遠是優雅的,背脊是挺直的,手的表情永遠是很美的……連她拿手提包的方式都跟人不同,她是握著底部或挽在臂上──而大多數站在她旁邊的人拿手提包都活像提著菜籃」

向來以現代中國風為品牌精神的另一位台灣設計師王陳彩霞,跟呂芳智的看法大體一致。她最欣賞蔣夫人旗袍那種極為細膩的做工,才能表現得出的簡單美感,就像前幾季流行的極限風格,沒有精緻的做工和素材,是很難表現這種美感的。

此外她覺得,蔣夫人年輕時期穿著的旗袍最美,她認為民國三○、四○年代時上海師傅做的旗袍,優雅而古樸,搭配任何外套都很出色,實在很值得現代中國時裝業界學習。

生活習慣完全西化的宋美齡為何偏偏鐘情旗袍

文取自中國新聞網 2009/11/10報導

宋美齡自幼留學美國,所以生活方式也非常洋派,回國後也一直保持西式飲食習慣,牛排、沙拉、麵包等美味都是她每日必備食品。但這位蔣夫人對於自己的穿著卻是十足的中國味道,在宋美齡的衣櫃裡,清一色全是旗袍。

宋美齡喜歡旗袍,因為旗袍最能凸顯東方女性的魅力,加上她自己擁有窈窕的身材,配以旗袍更能展示她的身姿。與宋美齡要好的一些國民黨政要的女眷,在重大節日裡,都會不約而同給她送來一些高級布料作為禮品,這使宋美齡的寓所有永遠也用不完的高級旗袍料子,也讓她的“御裁縫”有永遠做不完的旗袍。為她制作旗袍的專用裁縫名叫張瑞香,原在南京開店,因為手藝高超、工作敬業而被蔣夫人看中,於是成為她的專職旗袍師傅。由於宋美齡“胃口”太大,張瑞香一年忙到頭,幾乎無時無刻都在為宋美齡工作,平均每二三天就要制出一件旗袍,隻有春節才能放假一天。每次做完一件新旗袍,張都會第一時間請宋過目,宋美齡通常不會試穿,只是用欣賞的方式看了幾眼,便命下人拿到自己的衣櫥妥善保管。

宋美齡的旗袍到底有多少件,是個“天文數字”,恐怕她自己也說不清楚。因為太多,所以每件新衣宋美齡隻會穿一二次,從此“束之高閣”,再也無露面之日。閑暇時,她也會打開衣櫃,拿出幾件自己欣賞。宋美齡對穿著要求甚高,特別是夏季,最多穿一天要更換。有時天氣過於炎熱,隻要她的旗袍上出現一點汗漬,她就會立即更換新的﹔每逢下雨天,旗袍下襬若出現一點泥污,她也必定會盡快換掉。宋美齡經常攜帶便於四季更換的旗袍,以應酬各種活動和場合。當她出席有外賓參加的集會、宴會或舞會時,蔣夫人會精選最合時宜的旗袍,而需會晤重要貴賓時,宋美齡會穿上最高檔的旗袍。

宋美齡酷愛旗袍,也與她熱愛中國傳統文化有關。她愛國畫,曾拜張大千、黃賓虹等泰斗為師,耳聞目染加上勤學苦練,居然成為一位國畫高手,國畫中仕女的穿著接近於旗袍。有一年,台灣“榮總”醫院給蔣介石的士林官邸派來一位女護士,這位女護士喜歡穿超短裙,宋美齡和蔣介石見了都感到很別扭,蔣夫人就讓人換了護士。正是受這個傳統文化影響過重,宋美齡從不穿暴露的服飾,甚至也反對女性穿長褲。她認為女性應該有與男性截然不同的服飾特點,所以在她漫長的一生中,幾乎沒有穿長褲的畫面。即使在她步入百歲之齡,依然與旗袍為伴。

 

許家小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