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於播出的時間似乎是早了一些,小媳請朋友預錄的時間,沒錄到前面的幾分鐘~請大家見諒了!
以下是專訪的文字及安主播的旁白,小媳今天整理整理後,打出來的哦。日後有完整的,再來補上。


如看不到,可點選這裡『2007/9/8年代印象專訪《旗袍的故事》
更多影音專訪報導:http://www.youtube.com/user/chinesedressfans/

專訪內容:

女人總是覺得自己的身裁,多了那麼一點兒,又總是覺得好像少那麼一些兒,可是看在許師傅的眼中,只要是穿上了旗袍的女人,卻都各有各的美;豐腴的人似乎才穿得出一種特別的富貴感,而瘦的人穿上了旗袍,又能展現典線的阿娜多姿,韻味各有不同。

不過師傅也說,光說不練,說了就不算,所以他無論如何,都要找出一件旗袍,讓我來親自試試,也讓看倌們瞧瞧。

女人們穿上了旗袍以後,是不是真的會變的更美呢!
當然這不是師傅為我量身訂做的,不過已經可以看得出來旗袍化腐朽為神奇的魔力了吧!

旗袍製作過程(傳承上海師傅的技巧)

『像我現在彈的地方,就是說師傅量下來的地方,在那一個部位,我就尺寸在那裡,就要固定,固定一個定點,再畫那個線條出來』許義熇師傅說著。

『他已經剪出來了』安幼琪主播說著。

『對,這樣樣子它就跑出來了,我們不用粉餅、不用彎尺,一個旗袍的樣子就這樣裁出來,那把這個胸摺再先車起來,再來把裡布配上去,把那個該扣的地方扣進去,然後再加上滾邊。』許榮一師傅說著

『現在的旗袍跟以前的旗袍不一樣,清潮時代那個時候,它的旗袍是無領無袖,像扣子是扣這邊,像現在是用拉鍊,那麼到現在,又出現一種新式的改良式旗袍,中西合併,像我們這種裁法的話,恐怕...恐怕..只有我們這個行業,我們這個行業,像這種的裁法也少了。』許榮一師傅說著。

這就是打版製圖,看似簡單,卻是幾十年功力的累積,我們請師傅再彈一次,就見他毫髮無差的把線條重疊在一起,精準至極。事實上傳統旗袍,從基本的量體、打版、製圖、剪裁、縫紉,都必須如此精準,那兒該收、那兒該放,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,包括裙襬的開叉不能太開,要合起來才算做得成功,內裡滾邊的配色,怎麼畫龍點睛都大有學問呢。

『如果他做的,假如工做得不好的話,像這個滾寬邊很難滾,你滾的不好的話,這個會捲起來』許榮一師傅說著。

『會縮』安幼琪主播說著。

『捲捲的,不會平,做的好的話,它就會很平』許師傅指著布說著。

『像它這個叉子,它不能開太開,像這樣子的合併才是最好看的。像這個就叫做如意,要比較傳統的師傅才有這種功力,不然眉角會比較不漂亮。』許師傅說著。

『如意做起來有著甚麼樣的意義呢』安幼琪主播說著。

『如意做起來,整件衣服會看起來比較高貴,更能提高衣服的身價。』

在老師傅口中說來簡單,但每個花樣、每個袖口、領口,可都是文化的傳承。不止如此,旗袍上無論是花扣、盤扣或直扣,也都是靠著老師傅一針一線熟練的編織穿梭出來的,但也正是老師傅的精準,老師傅又快又巧的手,不只老顧客讚賞,許多日本觀光客匆匆忙忙,有時只剩兩三天的時間,就要回國了,也都堅持要來到這裡,做一件手工旗袍帶回去,才覺得不虛此行。

『就是他們日本人要做旗袍,年齡層也不太一樣』安主播詢問著。

『其實大部分都是年紀輕的,都是小姐們,你看在這裡,這是他們的模特兒她們來就是說,這個在挑布料,她最喜歡這個,叫我給她做....』

許師傅驕傲地,翻著一本又一本知名的日本流行雜誌,來訪問他的內容,但看著自己的作品,許師傅心中也有一些遺憾,他說真正會做精緻旗袍的老師傅,不是老了,就是因為越來越難賺,早轉行不做了,國內接受訂製手工旗袍的師傅,也面臨了後繼無人的窘境,好幾年還等不到一個年輕人,願意吃苦來學。

『不講賺錢啦!像我這樣在做的話,賺不到錢。因為我是把它當作一種藝術品在做』許榮一師傅說著。

『心態已經不一樣了』安幼琪主播說著。

『呵..不一樣了。五十年代左右那個時候,台灣最大的旗袍店,有到二、三十個人,最多甚至有到四、五十個師傅在那邊做,有那麼大,不過現在沒有了,像我們做這個,不算裁縫店了。』

在新和舊,傳統和改良的觀念碰撞衝突中,其實現在所做出來的,所謂的旗袍都已經起了另一種美的變化,也就是所謂改良式的旗袍,更有趣的是,似乎外國人都比華人更愛,這種可以代表華人文化的服裝,旗袍或者更已經推向了國際化,不過許師傅卻認為,就在此時此刻,反而更要堅持原味,儘管體認到了現實,卻不願意放棄。只因為做旗袍,心態早已不同,每完成一件旗袍,許師傅就像成就了一件藝術品一樣。他執著著,他細細地品味著,至今他還經常會去老布莊走走,挑選花色繽紛的布料,聞聞花布的香味,也回味著老年代的風華和榮景。

許家小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