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八點半,對一個朝氣勃勃的大學生,可能正上著課、打著藍球或躲在被窩好夢正酣。

然而,有個大男孩選擇穿越時光隧道,步進古舊樓宇的斗室,拿起針線、熨斗、對著繡花布幹起針線活。
他是李威樊,24歲,一個旗袍學徒。李威樊高職時念的是電子工程,但一向對服裝設計很感興趣。4年前他本想赴美留學,因為種種意外未能成行,造就了他拜師的契機。他說,自己一直想學一門跟別人不一樣的手藝,素聞旗袍大師許榮一師傅的好聲望,便致電師傅,再和父母一起去拜師。通過了三個月「試學期」後,他正式成為許師傅的入室弟子。放棄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大學生活,當一個學徒,李威樊有感這是自己人生做過最瘋狂的事,但他說:「書可以再念,但手藝精湛的師傅恐怕很難再有。」

在學徒制底下,他一開始只領「零用錢」,每個月只休兩天假,然而他卻毫不介意,一臉認真說:「我是來向師傅討教功夫的,師傅都已經沒有收我學費了,我怎能要求那麼多呢?」李威樊說,連友人都很詫異,「覺得我竟然可以堅持那麼久。」雖然不像同學能享受大學人生,李威樊說,「我把我學徒的生涯,就好比在大學時期,可是人家上大學是要繳學費的,我來做學徒,我不用繳學費給師傅,可是我一樣學到一個獨特的技能」。

從簡單如學拿針開始,李威樊一步一步邁向旗袍裁縫師之路。由剪領襯,到裁衣服、車褶子、配裡布、滾邊,每一步都有其講究的地方。只有每一步都做到一絲不苟,最後旗袍穿上去才能貼身,凸顯女性的溫柔婉約。一個73歲的師傅,一個24歲的徒弟,在這個摩登的社會,一種傳統而特殊的關係,在功利主義的氛圍下,維繫著兩代間的微妙情感慢慢滋長。

許師傅做旗袍極有名聲,他教徒弟同樣要求差一分都不行、非得做到精準,這些曾令李威樊想過放棄,「我比較接受不了被誤解,有時候師傅責罵我沒有做一些步驟,但其實我有做的時候,我會覺得很委屈。」但他其實都心知,這是師傅要求高的緣故,也知道師傅根本沒必要受他這個小毛頭的氣。他也體悟,放下身段,在學習的路上比較沒有那麼多挫折感。

許師傅則說:「我是把他當(自己的)孩子看待,否則我早就不教了!」學徒當三年六個月,李威樊名義上已算「出師」,但仍留在師傅身邊精進,他說,會做跟熟練是兩回事,師傅年紀大了,不知道會在這行多久,他要把握每一個學習的時機。把粉線一彈,三年多的光陰,隨著粉末標記在一塊又一塊的布上,為李威樊的學徒生涯添上憑記。

採訪:陳郁凱、陳暉、實習記者黃心悅
撰稿:黃心悅
攝影:曹忠昇、陳郁凱
剪輯:陳郁凱、蘇宜為
製作:動專題組
許榮一師傅的旗袍店臉書連結:榮一唐裝(祺)旗袍

後記:因為學旗袍,李威樊4年以來都沒機會交女朋友。問他是否介意?他先自謙條件不好,希望能夠專注學習上,又傻笑道:「等到我獨當一面,我就可以很放心去做這件事(找女朋友)了。」

==留言分隔線==
學徒李威樊為學一門獨特的技能,選擇只領零用錢、月休兩天的學徒工作,認真學習,有網友留言說:「所謂行行出狀元,這個年輕人表現出追求專業的努力及態度,在這個日趨浮誇的社會,非常難得。」鼓勵他:「只要工夫深,鐵杵磨成針!加油。」更有網友讚美,這是最美的傳承、很棒的師徒。

,

許家小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